2013.01.13新聞訊息: 國際商情2013.01.09專訪捷音特

維基百科上的台灣驕傲

捷音特「二音路同軸耳機」受國際品牌青睞

 

文■外貿協會 馮翹楚 (國際商情雙周刊359期)

 

黃拓騰所發明的「二音路同軸耳機」 可在同一軸心上將低音置前與高音置後算好兩者的時差,可以完美的達到立體的音效, 這項專利與技術已在2012年得到世界3大發明獎, 以及瑞士日內瓦、美國匹茲堡及德國紐倫堡的5面金牌。

 

 

 

 

黃拓騰是大家口中的「企業家第二代」,因此打從娘胎開始就受眾人的矚目,從小在工廠長大,他的父親在中國大陸打拚事業,母親除了在背後支持父親外,更要照顧重病的爺爺奶奶。

 

二代企業  技術第一

 

「為了減少挨揍的機會,從小我就學會察言觀色,這間接培養了我的觀察力,望子成龍望女成鳳是形容我家最好的寫照,父母對我的期望很高,除此之外,工廠的叔叔及阿姨也是,我是以『未來的希望』與『救世主』的角色,誕生在這個世界上,」黃拓騰笑著說明他的成長背景,「過去我們公司是以代工為主,利潤很低,但量很大,外人雖然覺得我們是一間做耳機的公司,但是仍擺脫不了「為人作嫁」的遺憾。

在漫長的30年中,捷音特一直追求更美好、更積極的聲音表現,從過去的ear box到現在的2way耳機單體,途中的分分合合、背叛與挫折,黃拓騰認為是很難用言語去表達的。

「公司在第二次拆夥後,我父親一度想要放棄,認為這過去30年所打下的江山和光陰都拱手讓人,我小時候挨的板子和眾人的期待也白費了,」黃拓騰表示,還好重要的技術和經驗是花錢也買不到的,秉持著這點和信念,捷音特因應而生。

專利王牌

受國際品牌青睞

 

黃拓騰認為,捷音特是個很年輕的公司,卻擁有以技術為本的雄厚內力,如今已受到國際品牌的青睞,也上興櫃了,這是10年前做夢也想不到的,而2way耳機的專利,更是該公司手中的王牌,而2way雙音路同軸共振理論,更使得該公司的產品在音質上,進入另一個領域。

 

「首先分析5.1聲道,為了達到立體環境的效果,會把喇叭分為高音喇叭、低音喇叭、重低音和中央聲道,把音頻分開,精準的控制空間與距離,2way其實也是同樣的理論,但市面上有很多很多山寨的,如果只是增加喇叭的數量那有何稀奇?」黃拓騰說明,2way最困難的地方在於精算低音與高音所產生的向位差,單純的用揚聲器這種遠音場是沒有辦法計算的,在經過不斷的實驗和驗證後,終於發現在同一軸心上,將低音置前與高音置後算好兩者的時差,可以完美的達到立體的音效,相較於不停的增加喇叭,每個喇叭所產生的音波相互撞擊在一起,只能稱之為「噪音」。

獲3大發明獎  「維基百科」列名

黃拓騰並請大家不妨查閱「維基百科」,就不難發現上述專利與技術已在2012年得到世界3大發明獎,以及瑞士日內瓦、美國匹茲堡及德國紐倫堡的5面金牌(瑞士日內瓦發明展的特級金牌獎及特別獎、美國匹茲堡發明展的技術設計及娛樂雙金獎,以及德國鈕倫堡發明展的特級金牌獎),更棒的是,2way其實已經在市面上發售,在Apple和HTC..等智慧型手機的帶領下,消費者對聲音的要求更高,這使「二音路同軸耳機」更是特別受到矚目。

「市面上所販售的2way為第一代單體,經過3年的時間,該產品已精進至第四代,使得聲音更加細膩,立體聲也從左右發展至前後,未來希望可以推廣至世界各個角落,讓更多人可以享受好聲音。」黃拓騰並以「小耳機,大世界」這個slogan,來說明「二音路同軸耳機」放眼全球市場的願景和決心。

在敘述「二音路同軸耳機」產品特色及功能時,黃拓騰指出,該耳機單體間接續順暢,不會有聲音特性不連續的感覺,由於單體的排列方式(音模置於磁鐵前面及後面)不同,而可更完美地表達其空間感及立體感的音質,利用微音廠理論改良入耳式耳機,使回放時,音質如臨現場,原音重現,讓耳機的配戴能擁有媲美百萬音響聆聽的效果。

商品化過程  須整體考量

在研發成果商品化的過程中,黃拓騰認為在技術面、法律面、財務面及管理面上,必須做整體考量,並且要面面俱到,才能將初萌的技術,逐步發展為成熟的商品,進而在市場上獲取實質利潤,形成良性循環。

另外,在使用材料的特性融和、製程上所需的細膩度上,都是所發明的產品在量產時,所面臨的最大困難點,黃拓騰認為這些問題也都要盡全力加以克服。

至於談到未來海內外可能或希望合作對象及方式時,黃拓騰看好平板電腦及智慧型手機等行動裝置的快速興起,使音樂播放及藍芽已成為基本內建功能;另外,由於消費者喜好和市場情勢持續變化,對音質的要求,也越來越高,為了滿足及搭配客戶規格需求,該公司正積極開發高品質及高音質立體聲效果的藍芽耳機及抗噪耳機,他覺得在未來幾年,會大放光采。

另外,該公司陸續與高端知名及時尚品牌合作,也積極啟動及拓展中國大陸的廣大市場,黃拓騰認為,憑藉著客群的分散,可以讓未來新訂單的效應逐步顯現,也因此,他對音響產業發展的前景,十分樂觀。■(本文授權轉載自《國際商情雙周刊》359期)